• QQ咨詢

  • 在線咨詢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行業新聞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行業新聞 >>新聞詳細

【專題】誰能坐穩鋁進口來源國的第一把交椅?

來源:國泰君安期貨  發表時間:2019/6/16 14:39:32  點擊次數:【1441】


通過對我國主要鋁土礦進口國的政治生態環境的研究,我們發現多數國家的政治生態情況不理想,沖突和動亂頻發,示威游行活動也較為頻繁,罷工事件甚至影響到鋁土礦的正常生產活動。有些國家政治事件頻繁發生,國內政治斗爭也造成了政局的動蕩,不利于鋁土礦政策的一致性。有些國家地緣政治事件時有發生,不利于國內社會的穩定。部分國家反華情緒較濃,種族或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對在當地投資的中國企業有不利影響。

  鋁土礦政策方面,除了幾內亞的鋁土礦投資與出口政策相對友好外,其余各國的政策仍偏緊。印尼、馬來西亞曾有過禁礦政策,印尼于2014-2017年禁止原礦直接出口,馬來西亞于2016-2019年禁止鋁土礦的開采,雖然目前已較此前相對寬松,但總體政策仍偏緊;巴西由于2018年的海德魯Alunorte氧化鋁廠的環境污染事件而收緊了相關政策,加強了相應的管制措施;澳大利亞、印度的稅收及其他成本相對較高,不利于海外的投資活動。可以看出,政治生態情況較差的國家(印尼、馬來西亞)相應的鋁土礦政策也較嚴,而幾內亞雖有政府改組,但保留了該國礦山地質部長,鋁土礦政策的一致性較好,該國投資環境也較其他國家更為友好,只不過該國的沖突和內亂也是后期應持續關注的風險點。

  中國的電解鋁產業以龐大聞名,產量和消費都牢牢占據全球50%的份額,氧化鋁、電解鋁、下游鋁加工都自成規模,唯獨在最前端的原料端——鋁土礦上受制于人。近兩年,中國鋁土礦的對外依存度已經從此前的30%快速上升到了40%,且未來預計將繼續提升到50-55%。這背后是國產鋁土礦日益窘迫的供應格局下,礦山受到環保政策與品位下滑的雙重夾擊,國內氧化鋁企業只能舍近求遠的無奈之舉。在中國主要的鋁土礦進口國中,多數國家都發生過沖突或動亂,部分國家還有反政府組織、恐怖組織等不安定因素。中國此前幾年主要的鋁土礦進口來源國也是因為各國政策的變化,而出現了供應的起伏。可以說,全球主要鋁土礦出口國對中國的鋁土礦供應有著顯著的影響,本文通過梳理中國主要鋁土礦進口來源國的政治生態情況,著重于分析其對鋁土礦出口政策的影響。

  1.中國鋁土礦的進口現狀:僧多粥少下的海外突圍

  從國內外多家權威機構的數據來看,中國鋁土礦基礎資源保有年限(即儲產比,儲量除以產量)遠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數據,2018年全球鋁土礦基礎資源儲量接近300億噸,產量接近3億噸,基礎資源保有年限接近100年;中國基礎資源儲量接近10億噸,產量接近7000萬噸,基礎資源保有年限僅在14年。中國國土資源部的數據也顯示,到2017年末中國已查明鋁土礦資源儲量50.89億噸,其中基礎儲量約10.1億噸。如果按照基礎儲量10.1億噸、1.2億噸年消耗量、礦山回采率90%、貧化率10%來計算,中國鋁土礦資源靜態保障年限僅有6.8年。如果按照已查明資源儲量50.89億噸、1.3億噸年消耗量、礦山綜合回采率80%、貧化率15%來計算,中國鋁土礦資源動態保障年限也僅在26年,遠低于全球水平。

  再從全球鋁土礦儲量和產量的分布結構來看,幾內亞儲量占比第一,產量第三;澳大利亞儲量第二,產量第一;中國儲量第七,產量占比卻排到了第二,可以看到中國鋁土礦市場明顯存在僧多粥少的局面。

  近幾年鋁土礦的國內供應情況又是日益窘迫,除了環保督查、礦山整頓、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等的政策限制產量外,本身國內礦的基礎條件也不理想。除廣西主要是自采礦,山東全部是進口礦外,山西、河南、貴州等地都以民采礦為主要的供應來源,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響,供應的穩定性較差。目前國內自采礦的比例只占到25%,民采礦和進口礦分別在35%和40%。此外,不管是自采礦還是民采礦,都面臨著品位下滑的問題,山西主流礦石品位已經從5.0下降到4.7、4.3、4.0,河南礦石品位更低至3.8。為保證生產入磨鋁硅比的穩定性,氧化鋁企業被迫增加A/S 6.0以上的高品位礦石采購,去年A/S在7-9以上的礦價最高漲到了1000元/噸,因為國內高品位鋁土礦實在太缺。

  在這種格局下,國內氧化鋁企業對國產礦的使用占比已經在逐步下降,對海外礦的進口依存度則呈現出上升趨勢。根據今年5月下旬海關最新發布的4月進口數據顯示,鋁土礦當月進口977.1萬噸,刷新歷史單月進口量記錄,同比增幅也是高達68.2%。今年1-4月累計進口3557.8萬噸,累計同比增速接近35.9%。去年底國內鋁土礦的對外依存度理論上已經上升到50%,今年4月繼續攀升到60%上方。按照每月實際使用的需求來看,實際對外依存度應該接近40-45%。目前除了山東鋁廠(魏橋、信發、南山)基本完全依賴進口礦外,河南、西南等地的鋁廠也在加大海外礦的進口,例如云鋁、錦江、神火、萬基、開曼、有色匯源、國電投山西等多家內陸企業也開始調高進口礦對國產礦的配比。根據阿拉丁的預測數據,今年國內對進口鋁土礦的需求可能會達到7500萬噸,我們預計這將使得中國鋁土礦的進口依存度上升到50%左右。

  從目前中國鋁土礦的進口來源國來看,基本形成了三條梯隊。第一梯隊:進口規模最大,幾內亞、澳大利亞“雙巨頭”鼎立,印尼隨后;第二梯隊:規模上次于第一梯隊,主要來源國是巴西、所羅門、牙買加、印度、馬來西亞、加納;第三梯隊:目前規模較小,但部分礦品質突出,主要來源國是越南、斐濟、土耳其、黑山、圭亞那、多米尼加、塞拉利昂。

  這其中,第一梯隊的進口規模大約占到總進口量的92%,歷年的占比變動不大,但梯隊的組成始終在變換。在2014年印尼禁礦之前,印尼礦的進口數量最大,其次是澳洲礦。印尼禁礦之后,澳洲礦一度占據頭把交椅,但很快在2015年被馬來西亞趕超。此后2016年伴隨馬來西亞也啟動禁礦令,該國鋁土礦出口數量銳減。而與此同時幾內亞礦的供應開始進入井噴期,近幾年進口礦的增量貢獻基本來自幾內亞,該國目前也已經成為中國鋁土礦最大的進口來源國。澳洲進口礦目前排在第二,第三是印尼,印尼在2017年實施出口配額之后,進口印尼礦的數量也在上升。

  近兩年海外鋁土礦新增的項目也較多,幾內亞就有俄鋁(Dian-Dian項目)、幾內亞動力礦業、法國礦商AMR(銷給SMB)、印度阿夏普拉礦商等多個企業分別在開發的多個項目,澳洲也有力拓的Amrun項目、Metro礦業公司的Bauxite-Hills項目,以及塞拉利昂礦業公司開發的某個西非礦。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也不少,中鋁、嬴聯盟(新加坡韋立、煙臺港集團、中國宏橋、幾內亞UMS,對應當地法人企業——博凱礦業公司SMB和贏聯盟非洲港口公司WAP)等都在幾內亞有開發項目。

  從當前國內鋁土礦進口的情況以及海外項目新增的趨勢來看,中國對海外鋁土礦龐大的進口依賴似乎能夠得到保障。但是人無近憂,必有遠慮,中國如此高的進口依存度是事實,近幾年因為海外國家政策變動導致中國進口來源國的梯隊變換頻繁也是事實。如果后期海外再次出現政策的擾動,特別是像幾內亞、澳大利亞這樣的鋁礦大國,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的鋁土礦市場大概率就會成為刀俎下的魚肉。

  2.中國鋁土礦進口來源國的政治生態分析

  2.1 ?第一梯隊:幾內亞、澳大利亞“雙巨頭”鼎立,印尼隨后

  (一)幾內亞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幾內亞是聯合國公布的最不發達國家之一,經濟以農業、礦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鋁土礦、咖啡、可可和橡膠是幾內亞經濟的主要支柱,但經濟作物開發規模不大,難以同西非其他農業強國競爭。幾內亞資源豐富,有“地質奇跡”之稱,鋁土礦貯藏總量占世界已探明儲量的第一位。各種礦產的品位也非常高,除鋁土礦外還有鐵礦石、鉆石、黃金、銅、鈾、鈷、鉛、鋅等。

  幾內亞國內政局的動亂與沖突較為頻繁,槍擊事件時有發生。現任總統阿爾法·孔戴是幾內亞第一位民選總統,2018年2月4日舉行地方選舉時,阿爾法·孔戴帶領的執政黨——幾內亞人民聯盟單方面表示贏得了地方選舉,并以此占據了大多數地方市政委員會的席位,而反對派則不承認選舉結果,經常舉行罷工、抗議示威活動,相當數量的示威活動演化成暴力事件。另外,基地組織北非分支(AQIM)是幾內亞灣地區最活躍的恐怖組織,近年來持續在阿爾及利亞、突尼斯、馬里和毛里塔尼亞等國家發動恐怖襲擊,后期不排除也會對幾內亞政局形成擾動。

  幾內亞國內的沖突和動亂不僅影響了該國的政治及社會環境,也殃及鋁土礦主產區,對礦區生產活動有明顯的沖擊。2017年5月,博凱(Boke)鋁土礦區發生暴亂,抗議者與警方交火,造成至少一死多傷,生產活動嚴重受阻。此次動亂主要由電力中斷與環境污染引起,當地生活水平始終較落后也是導火索之一。暴亂導致當地SMB公司與CBG公司生產經營受阻,SMB公司總經理弗雷德里克表示:“由于發生暴亂,許多員工無法正常工作,導致我們三個礦區的生產經營部分或全部受阻。”SMB公司鋁土礦的年產能可達3000萬噸。

  除了礦區的暴亂,罷工和抗議活動也時有發生。2018年5月14日,博凱礦業員工罷工,影響了大約100萬噸至120萬噸的鋁土礦生產。幾內亞西部城鎮博克以遭受當地居民的頻繁罷工和抗議而聞名,2017年的4月和9月博克也出現了類似的抗議活動,也導致了鋁土礦的生產中斷。

  面對這些不斷反復的內亂和罷工,2018年5月幾內亞總統決定改組政府,任命新的財政和安全部長等,但保留了Abdoulaye Magassouba作為國家礦山地質部長的職位,因而對礦業出口、投資等政策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總的來看,幾內亞政局動蕩,國內動亂和沖突較為頻繁,罷工事件在鋁土礦產區也頻繁發生,總統曾改組政府,但保留了國家礦山地質部長,政局變革目前對該國的鋁土礦出口、投資政策影響相對較小,但還是需要警惕后續可能發生的政治風險事件。

  (二)澳大利亞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澳大利亞是南半球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也是全球第12大經濟體,農牧業、采礦業是澳大利亞的傳統產業。依靠發達的農牧業和豐富的礦產資源,澳大利亞成為全球第四大農產品出口國以及多種礦產出口量全球第一的國家。澳大利亞礦產資源豐富,至少有70余種,其中鉛、鎳、銀、鈾、鋅、鉭的探明儲量居世界首位。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鋁土礦、氧化鋁、鉆石、鉭生產國,黃金、鐵礦石、煤、鋰、錳礦石、鎳、銀、鈾、鋅的產量也居世界前列。澳大利亞還是世界最大的鋁土礦、鉆石、鋅精礦出口國,第二大氧化鋁、鐵礦石、鈾礦出口國,第三大鋁和黃金出口國。

  澳大利亞國內政局穩定,法律較為健全。澳大利亞的礦產資源實行聯邦和州/領地分權管理:聯邦制定國家政策,包括財政、金融和稅收政策,外國投資指導、移民、競爭政策,貿易和關稅、公司法,國際協議和原住民土地權等;州/領地政府管理和分配礦產和石油財產權,主要指土地管理、調控營業活動(包括環境以及職業衛生與安全),并對生產出的礦產資源征收特許開采權費。除此之外,澳大利亞擁有健全的法律體系,礦產資源勘探和開發全過程,都是嚴格依照法律展開。澳大利亞與礦產開發利用有關的法律包括《礦業法》、《原住民法案》、《水資源法案》、《動植物保護法案》等,真正做到了礦產資源勘查開采的每個階段都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澳大利亞社會安全整體較好,但恐怖組織事件依然偶有發生。最近的一次恐怖事件是在2018年11月9日,當天墨爾本市中心發生汽車爆炸事件,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宣布對此次事件負責,警方將此次襲擊定性為“獨狼式恐怖襲擊”。除了偶有發生的恐怖事件,澳大利亞國內的示威及罷工游行活動也較為頻繁。

  這些事件不僅對社會環境、交通等造成困擾,也對鋁土礦的生產活動產生了負面影響。2018年8月8日,美國鋁業在西澳州的工人因勞動協議爭端開始無限期罷工。工會在聲明中稱,此次罷工是因美國鋁業向澳洲工廠監管機構提請終止現有協議。在此之前,美鋁向澳大利亞職場監管機構申請終止當前協議,導致美鋁在澳大利亞的3家氧化鋁精煉廠和2家鋁土礦廠的1600名工人中,約有1500人受到了影響。

  此外值得關注的一點是,近年來中澳關系較為緊張,尤其是在莫里森接替特恩布爾擔任澳大利亞總理之后。2019年5月18日,澳大利亞總理大選結果出爐,自由黨與國家黨組成的執政聯盟意外贏得大選,莫里森成功連任,或將繼續不利于中澳關系的改善。從2018年8月莫里森政府上臺后,曾在一些問題上無視中國政府的反對,延續特恩布爾時期的政策路線,實施遏制中國戰略。澳大利亞是第一個宣布禁止華為、中興作為澳大利亞5G設備供應商的國家,而這份禁令正是莫里森接任總理前、代理內政部長時親自簽發的。澳大利亞還曾阻止華為參與其“國家寬帶計劃”,甚至阻止華為中標的從所羅門群島到澳大利亞的海底光纜項目。2019年5月13日,在澳大利亞總理大選進入沖刺階段時,莫里森以很直白的語言描述了澳大利亞在中美貿易緊張局勢中所持的“平衡”立場:美國是澳大利亞的“朋友”,而中國是“客戶”。他此番言論遭到一些批評,也引發一定爭議。民眾普遍預期的工黨若贏得大選則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中澳關系的緊張局面,然而莫里森的獲勝也意味著緊張關系很可能會持續下去。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澳大利亞礦業投資方面還存在著一些不利因素:

  (1)碳稅的發布使得礦業企業在稅收方面付出的成本較大,而新增加的30%資源稅極大地增加了礦企在澳大利亞的稅收成本;

  (2)在礦業投資人工方面面臨礦工短缺和工資高昂的問題,澳政府設立的保護本國勞動力政策也使得中國工人想要獲得澳大利亞的工作簽證非常難;

  (3)澳大利亞一些州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成本也通常較大,如西澳洲和北領地。很多中國礦業企業在這方面都吃到過苦頭,如中信泰富在西澳洲的鐵礦石項目的實際基建成本是成本預算的2倍以上,有些項目甚至由于基礎設施投入太大面臨著投產即虧損的倒掛境地。

  總的來看,雖然澳大利亞國內政局相對穩定、法制健全,但恐怖組織事件偶有發生,罷工事件頻發,曾對鋁土礦的生產活動有不利影響。澳大利亞礦業投資方面雖有鼓勵的一面,但高昂的成本及資源稅對能源礦業等方面的投資活動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阻礙。最值得關注的一個方面是中澳政治關系仍較為緊張,這也將是澳大利亞對中國的鋁土礦出口政策的一個不穩定因素。

  (三)印度尼西亞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印度尼西亞(以下簡稱“印尼”)是一個總統制共和國,實行多黨制,2009年大選中,共有48個政黨參選,9個政黨獲得國會議席,民主黨為國會第一大黨。佐科·維多多于2014年7月當選為印尼總統,2019年5月21日的官方選舉結果顯示佐科·維多多在大選中獲勝成功連任。印尼從獨立以來就一直是世俗民族主義國家,但作為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伊斯蘭教始終是印尼政治的核心要素。由于歷史、政治及宗教原因,印尼排華事件頻發。1965年與1998年,印尼當地華人曾兩次遭受種族清洗和屠殺,這也是印尼華人乃至海外華人發展歷程中所遭受的最大劫難。

  印尼國內形勢動蕩,沖突事件頻發。最近的一個沖突事件是2019年5月21日,現任總統佐科成功連任,從而觸發敗選對手普拉博沃·蘇比安托的支持者上街示威,當天印尼首都雅加達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隨后演變為暴力沖突。

  印尼國內動蕩的政治及社會環境并不是阻礙鋁土礦出口的最主要因素,2014年1月出臺的禁止原礦出口政策對印尼鋁土礦的出口活動造成了巨大影響。印尼的鋁土礦產量在全球鋁土礦總產量的占比高達19%,曾經是全球最大的鋁土礦出口國,但其儲量僅占全球儲量的3.57%,產量大大高于儲量,若長此以往,印尼將面臨鋁土礦資源枯竭的問題。因此,印尼政府希望通過改變單純出口資源的方式,鼓勵企業在當地進行冶煉加工,一方面提高產品附加值,一方面帶動就業和經濟增長。于是在此背景下,印尼政府頒布了禁止原礦出口的相關政策。2014年1月12日印尼原礦出口禁令正式生效,未經加工的鋁土礦被禁止出口。與我國持續增長的進口量相比,我國從印尼進口的鋁土礦占比下降。

  不過,時隔三年后的2017年1月12日,由于禁令的執行導致印尼政府損失大量的稅收以及就業崗位,印尼放寬了部分礦石和半加工產品出口限制,涉及銅精礦、紅土鎳礦、鋁土礦,主要是取消鎳礦和鋁土礦部分出口禁令,允許在一定條件下出口精礦。允許出口的礦山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30%的冶煉產能必須用于加工低品位的礦,其余可用于出口;二是在5年內必須完成冶煉項目建設,并要通過印尼政府每6個月的建設進度核查,否則將被取消資格。

  除了印尼鋁土礦的出口限制政策對我國影響較大外,印尼的排華勢力也對在印尼投資的中國企業有不利影響,2019年5月21日-22日爆發的印尼大選暴亂再一次將印尼的排華情緒推向了高潮。印尼官方于5月21日凌晨正式公布2019年印尼總統選舉結果,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贏得選舉,擊敗了對手普拉博沃。隨后,數千名普拉博沃的支持者上街抗議并引發騷亂,混亂之中,有抗議人士試圖將矛盾轉移至華人身上,高呼“反華”口號。與此同時,一些“反華”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蔓延,甚至有謠言稱騷亂中的死者是被“來自中國的警察”擊斃的。某人權組織的印尼研究員指出,“這些團體,包括普拉博沃和他的許多顧問,都有利用民族和宗教情緒(包括反華種族主義)動員民眾奪權的惡名。1998年他們就是這么做的,如今他們還在試圖這么做。”

  此次印尼大選中佐科·維多多的對手普拉博沃·蘇比安托出生于印尼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是印尼現代史上最富權勢的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曾任職印度尼西亞的特種部隊司令,也是2014年、2019年的印尼總統候選人。他是非常偏執的民族主義者,因涉及1998年印度尼西亞排華暴動備受爭議。此次印尼大選暴亂中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多數也受到了民族和宗教情緒的煽動,反華情緒也彌漫其中,這對在印尼投資的中國企業的生產和經營活動非常不利。如果反華勢力進一步發酵,或將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印尼對中國的鋁土礦出口活動。

  總的來看,印尼國內政局動蕩,沖突頻繁發生,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嚴重威脅著社會治安,不利于鋁土礦企業的投資與生產。對印尼鋁土礦出口影響最大的還是2014年初開始實施的原礦出口禁令,國內政治生態環境的不穩定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劇了印尼礦業政策在近十年間出現的大起大落。近期印尼總統大選官方結果公布引發雅加達騷亂,社會環境動蕩仍堪憂,對鋁土礦市場以及鎳礦、鎳鐵等其他市場的擾動也較為明顯,不利于礦業投資的平穩運行及出口政策的有效實施。印尼的反華情緒在此次暴亂中也再次顯現,總統大選中落選的普拉博沃是偏執的民族主義者,曾被認為牽涉1998年的排華暴動,反華勢力若進一步發酵則可能會對我國在印尼的投資生產活動造成不利影響。

  2.2 ?第二梯隊:巴西、馬來西亞、所羅門、牙買加、印度、加納

  (一)巴西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巴西聯邦共和國是南美洲最大的國家,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完整的工業基礎,國內生產總值位居南美洲第一,為世界第七大經濟體。巴西也是金磚國家之一,是里約集團創始國之一,曾是全球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是重要的發展中國家。

  巴西政黨較多,目前執政黨為巴西社會自由黨,主要反對黨為巴西勞工黨,巴西民主運動黨為軍政府時期唯一合法的反對黨。近五十年來巴西政治事件此起彼伏,國內政局動蕩。1964年,巴西經歷了政變,新上臺的軍政府出了“進口替代戰略”,對外建立高關稅壁壘,對內依靠國家扶持工業。1985年3月,軍政府還政于民。1989年11月15日,巴西舉行了近30年來第一次全民直接選舉,費爾南多·科洛爾當選總統。隨后至今,巴西多位執政總統都爆出貪污腐敗案,政壇風波不斷。目前執掌大權的是一位極右翼總統,也是巴西自30年前軍事獨裁讓位于文官統治以來的第一位極右翼總統。

  除了政壇危機接連不斷地爆發以外,近年來巴西經濟也陷入衰退,經濟增速明顯放緩。2016年,巴西國內生產總值(GDP)下跌3.31%,這是繼2015年GDP下滑3.55%之后,巴西經濟連續第二年出現衰退,頻發的政治危機、持續的經濟衰退給巴西社會帶來了巨大沖擊。

  除了嚴重的政治危機以及衰退的經濟,巴西的社會安全也存在著明顯隱患。巴西邊界小鎮帕卡拉馬(Pacaraima)居民在2018年8月18日與委內瑞拉移民發生暴力沖突,帕卡拉馬居民攻擊委內瑞拉移民營地引發暴動,約1200名移民紛紛越過邊界回到委內瑞拉。但大部分委內瑞拉人因為急欲逃離經濟逐漸崩潰的祖國,仍冒著沖突風險涌入巴西。雖然巴西在邊界加派部隊,但移民人潮仍不斷涌現。

  在鋁土礦的政策方面,2018年發生的Alunorte事件使得巴西政府對造成環境污染的礦業生產活動加強了約束和制裁力度。2018年2月,由于暴雨原因位于巴西帕拉州的Alunorte氧化鋁精煉廠的赤泥泄漏進入附近的河流,造成當地水源和土地的污染,巴西帕拉州環境可持續發展秘書處(SEMAS)向挪威海德魯公司發出了Alunorte氧化鋁公司減產50%的指示,并指出海德魯公司應停止使用位于Alunorte氧化鋁廠西側250公里處Paragominas鋁土礦的兩個尾礦壩之一。今年5月20日當地法院于星期一通過刑事訴訟解除了Alunorte氧化鋁精煉廠的生產禁令,允許Alunorte在運行一半的產能后提升至正常生產,但尚未就新的赤泥堆存區(DRS2)的禁令作出決定。

  總的來看,巴西的政治危機頻發、經濟持續低迷、社會治安較差,這些因素均對巴西國內鋁土礦的投資和生產活動有負面的影響。2018年的Alunorte氧化鋁廠赤泥泄露事件也使得巴西政府對鋁土礦的環保政策趨嚴,對鋁土礦生產活動的管制也更加嚴格。

  (二)馬來西亞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馬來西亞是一個新興的資本主義國家,在1990年代經濟突飛猛進,成為“亞洲四小虎”國家之一。目前,馬來西亞已成為亞洲地區引人注目的多元化新興工業國家和世界新興市場經濟體。馬來西亞礦業以錫、石油和天然氣開采為主。馬來西亞實行多黨制的政黨制度,但實際實行的卻并非典型的多黨制,而是一種由幾個政黨聯合組成政黨聯盟執政的制度,注冊政黨有40多個,主要分成三個陣營——希望聯盟、國民陣線、和諧陣線。

  馬來西亞緊張的種族關系由來已久,馬來人占據了該國人口的三分之二,并一直在政治和社會中扮演領導角色。華人占人口比例的四分之一,但擁有明顯多于其人口比例的財富。馬來西亞在1964年和1969年都曾發生過反華暴動。在馬來西亞,游行示威也時有發生。

  馬來西亞的礦業管理較為嚴格,馬來西亞聯邦憲法指出國土委員會對礦業、農業、林業或其他目的的全聯邦土地的利用問題負有促進和管理的基本職責。國土委員會制定的國家土地法指出,“國土范圍地上、地下的所有礦產和巖石礦物,除已被處置外均要置于州政府的管理之下”,目前,在拉布安島和吉隆坡直轄區聯邦土地、沿海大陸架和專屬經濟區的一切礦產資源所有權歸聯邦政府,其余各州的礦產資源歸州政府所有,沙撈越和沙巴州在海域礦產資源所有權方面也享有一定權力。聯邦政府和州政府通過有關的條例行使各自管理礦業的職能,并對固體礦產和油氣礦產實行不同的管理方式。

  礦業開采方面,馬來西亞政府自2016年1月15日起全面禁止鋁土礦開采活動,開采禁令的起因主要是非法開采及排污行為對地區河流及近海造成嚴重污染。禁令實施的三年后,馬來西亞政府宣布2019年3月31日到期以后不會延長開采禁令。雖然未來鋁土礦的開采及出口活動將恢復,但仍將通過新的作業標準以及更嚴格的執法行為加以約束。

  總的來看,馬來西亞的種族關系緊張,反華勢力盛行,游行示威時有發生,國內的政治斗爭擴大至社會大眾,政治環境不太樂觀。馬來西亞的礦業管理較為嚴格,自2016年初全面禁止鋁土礦開采,直到2019年3月底結束開采禁令,期間對馬來西亞鋁土礦的開采及出口有明顯影響。與印尼類似,國內政局的不穩定也加劇了馬來西亞對鋁土礦開采政策的不確定性。

  (三)所羅門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所羅門群島是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位于太平洋西南部,屬美拉尼西亞群島,是英聯邦成員之一。所羅門群島是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大多數人口依靠務農、捕魚和種植為生,國民經濟以種植業、漁業和黃金開采為主,大部分制造與石油產品依賴進口。該群島礦產資源豐富,有鋁土礦、鎳礦、銅礦、金、磷酸鹽等礦藏,已探明鋁土礦儲量5800萬噸。歷史上,所羅門群島的種族沖突不斷,武裝政變也有發生,政治騷亂、示威游行活動也頻繁出現。

  鋁土礦出口政策方面,所羅門國內對于限制鋁土礦直接出口的呼聲并不低。2015年5月,所羅門群島政府發布公告稱限制PT Mega Bingtang Borneo公司在倫內爾島(RennellIsland)上開采鋁土礦資源進行出口。2017年8月,所羅門群島議員公開指出,Rennell-Bellona省鋁土礦不經加工直接出口會導致該國損失巨大。議員指出,所羅門群島出口6萬噸鋁土礦礦石,僅能獲得400萬所元(約合52.6萬美元)的收入,即除了收取6%的開采費用分配給政府、土地主和資源主外,其他94%的收入均為礦產公司所有。如果將鋁土礦在本國加工成氧化鋁再出口,將獲得至少1.9億所元(約合2500萬美元)的收益,如果進一步深加工,將獲得至少2億所元(約合2570萬美元)的收益。議員們呼吁所羅門群島政府應該出臺相應政策保護其礦產資源。

  所羅門的鋁土礦從2016年9月也開始受到山東幾大鋁廠的青睞,該國礦石雖然含水量較高,但勝在鋁硅比高。不過,后期所羅門的出口政策也是一個風險點,不排除會重蹈印尼和馬來西亞覆轍的可能。

  (四)牙買加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牙買加為加勒比海第三大島,旅游業、礦業、農業是牙買加的國民經濟支柱,其中鋁土礦的開采冶煉是最重要的工業部門。牙買加的自然資源主要是鋁土礦,儲量約25億噸,居世界第四位,其中可開采量15億噸,年產鋁土礦1500萬噸,僅次于澳大利亞。

  牙買加的主要政黨有牙買加工黨、人民民族黨和新牙買加聯盟,牙買加工黨和人民民族黨長期交替執政,目前牙買加工黨為執政黨,人民民族黨和新牙買加聯盟為反對黨,黨派間矛盾明顯。牙買加工黨以“健康的基督教原則”為建黨基礎,堅持民主主義的最高理想,客觀上傾向于保護工人和社會弱者的利益,主張維護勞方和資方的各自權利并發展私營經濟。人民民族黨、新牙買加聯盟為反對黨,人民民族黨為社會黨國際成員,奉行“社會主義原則”,提出“民主社會主義”綱領。

  牙買加失業、貧困、販毒和暴力犯罪等社會問題突出,尤為轟動的是2010年5月牙買加政府同意向美國引渡販毒者而引發的國內騷亂。目前牙買加的社會治安狀況依然不好,2018年9月,牙買加警察局和國防軍就聯合宣布過一次緊急狀態,為期14天,以進一步打擊犯罪、維持公共秩序。

  2017年12月我國云南鋁業首次進口鋁土礦,就是從牙買加進口,主要是進行國內礦和進口礦的試驗調配。從目前牙買加礦的進口來看,每月的供應還不太穩定,數量也比較少。

  (五)印度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印度是一個由100多個民族構成的國家,主體民族為印度斯坦族。印度也是世界上受宗教影響最深的國家之一,宗教的影響深入到它的社會與文化的每一部分。印度被稱為“宗教博物館”,其中最重要的宗教是印度教,有約83%的人口信仰印度教,伊斯蘭教是印度的第二大宗教,約13.4%的人口信仰伊斯蘭教。

  民族和宗教的多樣性也使得印度國內沖突和動亂在所難免,印度實施的種姓制度也導致了階級固化嚴重、貧富差距大、社會財富分配極度不平衡等問題。歷史上,印度國內兩大族群——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曾經多次爆發沖突,2016年2月,哈里亞納邦的賈特人發動示威游行,要求獲得低種姓族群的福利配額,最終演變為暴力騷亂。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地方邦選舉中,莫迪和印人黨開始強調“印度價值觀”(Bharatva),以有意淡化極可能引發教派沖突的“印度教價值觀”。

  除了宗教和民族問題,地緣政治也是影響印度的另一重要因素。印度和巴基斯坦對于克什米爾地區的糾紛始終未能結束,戰爭騷亂頻繁發生。2016年7月,印度安全部隊擊斃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分離主義武裝頭目布爾罕·瓦尼,曾引發新一輪大規模騷亂。此外,國際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多次向印度發出威脅,宣稱將從西側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以及東側的孟加拉國“合圍”印度。2017年3月,一輛從中央邦首府博帕爾開往烏賈因的火車遭炸彈襲擊,10人受傷,這是“伊斯蘭國”相關組織在印度本土發起的首次恐怖襲擊。

  目前,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地緣政治矛盾仍在激化,克什米爾控制線附近的爆炸襲擊事件頻繁發生。2019年2月,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地區相互空襲,沖突規模是自1971年印巴大規模沖突以來最大的一次。印度空軍于2019年2月26日凌晨出動12架戰機越過克什米爾實際控制線,轟炸并摧毀巴控克什米爾“主要恐怖分子營地”,巴基斯坦軍方認為印軍戰機侵入巴控克什米爾地區,并于次日早晨空襲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印度空軍兩架戰機稍后越過實際控制線,遭巴方擊落。

  印度在鋁土礦出口政策方面曾有過收緊措施,主要包括關稅及礦業稅的稅率上調。2014年8月,在印尼禁礦全面執行7個月后,印度財政部宣布將印度鋁土礦出口關稅自10%上調至20%,這將直接增加國外鋁土礦采購商的購買成本。印度國會還于2014年8月21日批準通過了對包括鋁土礦、鐵礦石和銅礦在內的礦業稅稅率上調法案,其中明確規定將鋁土礦礦業稅稅率從5%上調至6%。礦業稅的上調給礦產生產商帶來的新增成本壓力將在很大程度上向下游轉移,最終部分成本也將轉嫁給礦產需求者。

  總的來看,印度民族和宗教多樣化使得國內的種族矛盾尖銳,而種姓制度的實施也激化了階級矛盾,沖突動亂頻發。狂熱的宗教運動、少數民族社區的邊緣化、青年的高失業率、貧富差距過大、低教育水平、政府管理水平低下、恐怖主義的威脅,這一系列因素使得印度國內的政治和社會安全受到了極大的威脅。除此之外,地緣政治矛盾也深刻地影響著印度的國內外政治環境,恐怖主義危機也時有發生,對社會治安造成了嚴重影響,這一系列因素也不利于鋁土礦的投資與開發。印度的鋁土礦出口、投資政策曾有過收緊舉措,關稅和礦業稅的上調對鋁土礦的出口、投資活動有明顯的負面影響。

  (六)加納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加納共和國是非洲西部的一個國家,以農業為主,黃金、可可和木材三大傳統出口產品是加納經濟支柱。加納的礦產資源豐富,主要礦物儲量為:黃金約6萬噸,居非洲第二位;鉆石約1億克拉,居世界第四位;鋁土礦、錳礦探明儲量分別為1.3億噸、1.02億噸。此外還有石灰石、鐵礦、紅柱石、石英砂和高嶺土等。

  加納政局總體穩定,新愛國黨是執政黨,以知識界精英為骨干,重視人權、民主和法制,主張實行政治多元化和市場經濟,推動私有化,對外奉行務實外交,以吸引外資解決經濟問題。加納對外政治關系良好,奉行“積極中立”的外交政策,重視開展經濟外交。

  加納的鋁土礦出口、投資政策較為開放,政府及工商總會支持加納國內的鋁土礦開發及投資。2018年8月,加納商會宣布支持該國將鋁土礦推向市場的計劃,加納國家工商總會主席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國的鋁土礦和鋁土礦綜合項目是該國出售其鋁土礦儲量的重要一步。他解釋稱,一般來說資源豐富的國家開采礦產的典型模式包括兩種投資策略,一種是“隨走隨花”,另一種是脫鉤投資。在商會看來,政府似乎在尋求將這兩種模式合并,以彌補該國所預估的國內3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的缺口。工商總會主席還建議加納政府尋求達成一項協議,通過堅持要求加納自行參與礦業項目管理和從國內市場中抽取勞動力,以避免加納人的權利被外來公司侵犯。

  加納與中國就鋁土礦的雙邊貿易合作進展良好,加納政府此前也宣布與中國水電集團有限公司就加納精煉鋁土礦達成20億美元的易貨協議。盡管加納政府對中國政府推行的這一計劃大加贊揚,但也提醒中國政府警惕鋁市場的內在不穩定性。加納工商總會主席也呼吁加納與中國政府對目前已存在的易貨協議進行談判,雙方還需進一步完善基礎設施、工業和項目規劃、采購計劃以改進采購慣例和流程、改善教育以彌補勞工技能上的確缺失、以及完善采辦商購買協議的法律制度。

  總的來看,加納的政治環境較好,政局穩定、經濟較為發達、對外政治關系良好,且其鋁土礦出口、投資政策較為開放,一方面能促進加納鋁土礦的出口,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海外企業在加納的鋁土礦投資項目的順利開展。

  2.3 ?第三梯隊:越南、土耳其、黑山

  (一)越南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是亞洲的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北與中國廣西、云南接壤,西與老撾、柬埔寨交界,國土狹長,是以京族為主體的多民族國家。越南歷朝歷代均為中國的藩屬國,19世紀中葉后逐漸淪為法國殖民地,1945年八月革命以后,胡志明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越南共產黨是該國唯一合法的執政黨。

  越南屬發展中國家,1986年開始實行革新開放,1996年越共八大提出要大力推進國家工業化、現代化,2001年越共九大確定建立社會主義定向的市場經濟體制,并確定了三大經濟戰略重點,即以工業化和現代化為中心,發展多種經濟成份、發揮國有經濟主導地位,建立市場經濟的配套管理體制。實行革新開放的三十多年來,越南經濟保持較快增長速度,經濟總量不斷擴大,產業結構趨向協調,對外開放水平不斷提高,基本形成了以國有經濟為主導、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格局。2006年,越南正式加入WTO,并成功舉辦了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盡管越南經濟發展穩健,越南的一水軟鋁石也受國內氧化鋁的青睞,但當地的反華勢力恐怕是制約越南鋁土礦增長的一個風險點。2018年6月10日,越南胡志明市、芽莊、河內等地爆發反華游行示威,反對近期越南國會擬審議的《特別經濟行政區法》。越南《特別經濟行政區法》草案中,擬設立3個經濟特區,計劃給予外商租地期限最長延至99年等優惠。有民眾認為,若這項規定若生效,來自中國的投資者與勞工將涌入這3個具有戰略地位的經濟特區,勢必產生不利影響。當時該事件爆發時,越南反華情緒尤為高漲。

  (二)土耳其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土耳其共和國是一個橫跨歐亞兩洲的國家,地理位置和地緣政治戰略意義極為重要,是連接歐亞的十字路口。土耳其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均實行歐洲模式,是歐盟的候選國。土耳其外交重心在西方,在與美國保持傳統戰略伙伴關系的同時加強與歐洲國家的關系。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也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創始會員國和二十國集團的成員。擁有雄厚的工業基礎,為世界新興經濟體之一,亦是全球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土耳其礦物資源豐富,主要有硼、鉻、鐵、銅、鋁土礦及煤等。

  土耳其政黨較多,有執政黨和反對黨。土耳其的主要政黨有正義與發展黨、土耳其共和人民黨、民族行動黨和人民民主黨,其中正義與發展黨是執政黨,政治立場為中間偏右的保守派。土耳其共和人民黨是主要反對黨,是土耳其歷史最悠久的政黨,該黨政治立場中間偏左。

  土耳其近半個世紀以來爆發過多起軍事政變,軍隊和政府之間積怨已久。如今該國政治環境還是比較動蕩,經濟結構長期失衡。2018年8月10日,土耳其匯率大跌,股市、債市大幅動蕩,引起了市場恐慌。此次事件始于多家評級機構和歐洲央行警告土耳其的債務問題和流動性問題,疊加2018年8月10日特朗普宣布將對從土耳其進口的鋼、鋁分別加征50%和20%的關稅后,土耳其貨幣里拉單日下跌近20%,10年期債券收益率大幅飆升至20%,股市大跌。

  全球流動性收緊和外部地緣政治變化是該事件重要的促發因素和導火索,但土耳其外匯和金融市場動蕩的根本原因在于土耳其國內政治環境動蕩以及經濟結構的長期失衡。政治上,埃爾多安推行的去世俗化和政治集權導致國內不同政治勢力極化。經濟上,土耳其面臨著嚴重的長期結構失衡,由于長期實施寬松的宏觀政策,通脹居高不下,經常賬目赤字高企,外部失衡加大使得對外資依賴加劇。再加上土耳其國內信貸不斷上升和杠桿集聚,伴隨著全球央行非常規貨幣政策退出和美元的不斷升值,對外部資本依賴較大的土耳其面臨著較大的資本流出壓力。而土耳其在短期外債壓力加大的背景下,與美國等長期伙伴矛盾加大,在地緣政治和周邊關系上陷入困境。

  總的來看,土耳其國內政局不穩定,歷屆政府政策不一致,經濟結構失衡,地緣政治的壓力較大,金融危機嚴重,對鋁土礦的出口、投資政策有著明顯的負面影響。

  (三)黑山的政治生態情況及對鋁土礦政策的影響

  黑山是位于巴爾干半島西南部、亞得里亞海東岸的一個多山國家。1992年南斯拉夫解體,塞爾維亞與黑山聯合組成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2003年2月4日更名為塞爾維亞和黑山。2006年5月21日黑山舉行獨立公投,6月3日黑山國會正式宣布獨立。2006年6月28日,第60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接納黑山為第192個聯合國會員國。黑山是世界貿易組織、地中海聯盟成員國,2017年6月5日,黑山正式成為北約第29個成員國。

  黑山政局較為穩定。2016年10月,黑山舉行議會選舉,社會主義者民主黨再次贏得最多議席,和社會民主者黨、波什尼亞克黨等共同組成執政聯盟。民主陣線、DEMOS等黨派不承認選舉結果,對議會進行聯合抵制,但沒有爆發顯著的沖突事件。

  目前黑山的一水軟鋁石也比較受到國內氧化鋁廠的青睞,鋁硅比含量高,品質好,即便價格高出其他產區不少,但也有企業已經形成固定的進口,例如山東信發。

  3.總結:多數國家政治生態環境不佳,政策總體仍偏緊

  通過對我國主要鋁土礦進口國的政治生態環境的研究,我們發現多數國家的政治生態情況不理想,沖突和動亂頻發,示威游行活動也較為頻繁,罷工事件甚至影響到鋁土礦的正常生產活動。有些國家政治事件頻繁發生,國內政治斗爭也造成了政局的動蕩,不利于鋁土礦政策的一致性。有些國家地緣政治事件時有發生,不利于國內社會的穩定。部分國家反華情緒較濃,種族或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對在當地投資的中國企業有不利影響。

  具體來看,除了澳大利亞的社會環境相對穩定外,沖突和動亂困擾著大部分國家,有些暴亂如幾內亞博凱礦區的動亂極大地影響了鋁土礦的正常生產活動;印度的地緣政治事件尤為突出,國內社會不穩定性加劇;印尼、馬來西亞、印度的種族和民族主義情緒較濃,不安定因素較多,不利于海外企業的投資活動;澳大利亞、印尼、馬來西亞有反華情緒,中澳關系漸趨緊張,印尼的排華情緒在此前總統大選騷亂中達到高潮,而馬來西亞也發生過排華事件;幾內亞總統曾改組政府,印尼大選引發群眾的騷亂,馬來西亞和巴西的政治丑聞也造成了國內政局的動蕩。

  鋁土礦政策方面,除了幾內亞的鋁土礦投資與出口政策相對友好外,其余各國的政策仍偏緊。印尼、馬來西亞曾有過禁礦政策,印尼于2014-2017年禁止原礦直接出口,馬來西亞于2016-2019年禁止鋁土礦的開采,雖然目前已較此前相對寬松,但總體政策仍偏緊;巴西由于2018年的海德魯Alunorte氧化鋁廠的環境污染事件而收緊了相關政策,加強了相應的管制措施;澳大利亞、印度的稅收及其他成本相對較高,不利于海外的投資活動。可以看出,政治生態情況較差的國家(印尼、馬來西亞)相應的鋁土礦政策也較嚴,而幾內亞雖有政府改組,但保留了該國礦山地質部長,鋁土礦政策的一致性較好,該國投資環境也較其他國家更為友好,只不過該國的沖突和內亂也是后期應持續關注的風險點。

分享到:

版權:河南東力重工機械有限公司 電話:0379-62187779 網址:www.fetceg.live

地址:河南省洛陽市工業園區 傳真:0379-62187066 豫ICP備18041123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后臺管理 技術支持:洛陽百事通


新剑侠情缘吧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 天天三分彩计划软件 足彩胜负彩最新对阵表 电视剧天意赚钱吗 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苹果 好运彩3官网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乐8彩票苹果 福彩开奖2017年127期 梦幻巧匠如何赚钱 e球彩走势 双色球号码查询中奖 青海快三走势图三位 个人做跨境电商赚钱么 秒速分彩 看新闻的手机赚钱软件